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心水图片生肖六 ,心水图片论坛 ,夜场毒品开心水图片 ,温州财神爷心水图片 :利用抑郁症炒作?热依扎回怼网络暴力:我告定你了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8日 16:49:29  【字号:     】  

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随后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晚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

仪仗队准备升旗。

【阅兵式】

空中护旗梯队拉开了阅兵分列式的序幕,中国共产党党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飘扬在天安门广场上空。20架直升机组成巨大的“70”字样。

东便门,空中护旗梯队。

东便门,空中护旗梯队。

天坛,空中护旗梯队。

受阅部队由15个徒步方队、32个装备方队、12个空中梯队组成,他们依次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

徒步方队

仪仗方队。

领导指挥方队。

陆军方队。

海军方队。

空军方队。

火箭军方队。

战略支援部队方队。

联勤保障部队方队。

武警部队方队。

女兵方队。

院校科研方队。

文职人员方队。

预备役部队方队。

民兵方队。

维和部队方队。

装备方队(部分)

战旗方队。

坦克方队。

特战装备方队。

岸舰导弹方队。

舰舰/潜舰导弹方队。

信息作战第1方队。

信息作战第2方队。

信息作战第3方队。

无人作战第1方队。

无人作战第2方队。

无人作战第3方队。

东风-17常规导弹方队。

长剑-100巡航导弹方队。

巨浪-2导弹方队。

东风-31甲改核导弹方队。

东风-41核导弹方队。

空中梯队(部分)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天安门广场,群众向空中梯队挥舞红旗。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天安门广场,空中梯队飞过。

国贸,空中梯队飞过。

东便门城楼,空中梯队飞过。

东便门桥,空中梯队飞过。

【群众游行】(部分)

载着老兵的车队通过天安门。

“不忘初心”方阵彩车。

“首善北京”彩车。

“美好生活”方阵彩车。

“脱贫攻坚”方阵彩车。

“体育强国”方阵彩车。

“凝心筑魂”方阵彩车。

“民族团结”方阵彩车。

“国庆年号和国徽”方阵。

“一国两制”方阵彩车。

“扬帆远航”方阵彩车。

“祖国万岁”方阵彩车。

群众游行。

群众游行。

群众游行。

群众游行。

现场观众。

现场观众舞动红旗。

现场气球升起。

气球升空。

【联欢活动】(部分)

联欢活动现场

烟花表演

在这个盛大的节日里,

民众们纷纷走出家门,

从各个角度观看、记录此次盛典,共度国庆。

东便门,一位小朋友挥舞着五星红旗。

珠市口,等待空中梯队的过程中,人们自发唱起了红歌。

双井桥北,家长抱着孩子在观看空中梯队飞过。

双井桥北,市民们拍摄飞过的空中梯队。

天坛,摄影爱好者聚集在一起,拍摄飞过的空中梯队。

珠市口,烟花表演前,摄影爱好者架好相机。

天桥南大街,市民举起手机拍摄国庆礼花。

天桥南大街,市民围观烟花表演。

天桥南大街,市民举起手机拍摄国庆礼花。

天桥南大街,市民举起手机拍摄国庆礼花。

实际上,9月22日国庆活动第三次演练期间,不少北京居民的朋友圈就被“喷射彩虹的大飞机”刷屏了,这些大飞机喷出的“彩虹”烟剂,出自60多岁的刘飞保的团队之手。

揭秘阅兵式上飞机拉出的彩烟:竟然可以吃

刘飞保,原北京军区空军装备部副部长,空军飞行表演队彩烟技术指导。2004年开始研制环保型彩烟,2007年成功研制出环保无毒的新型“航空液体彩色拉烟剂”,国庆70周年阅兵式中使用的彩色烟剂正是刘飞保的团队所研制。

拉烟表演使用的是刘飞保团队研制生产的“航空液体彩色拉烟剂”,这种烟剂的特点是无毒环保、色彩鲜艳、烟雾量大。而在2007年之前,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在飞行拉烟时,使用的都还是1981年研制的第一代彩色烟剂,美丽,但有毒。

揭秘阅兵式上飞机拉出的彩烟:竟然可以吃

刘飞保在空军服役期间就致力于环保彩烟剂的研究。

摘掉拉烟队员的防毒面具

刘飞保和彩烟的渊源,得从2004年说起。

当年,作为原北京军区空军装备部副部长的刘飞保到八一飞行表演队检查装备,当他走进拉烟分队的库房时,却发现拉烟分队的人都站在库房外,只有在刘飞保提问时进来解释,解释完就又都跑出去了。

一问才知道,当时拉烟表演的彩色烟剂是有毒的,拉烟分队的队员们每次加注烟剂时都要戴防毒面具,有的队员飞行表演后,一个星期都吃不下饭。

这件事给了刘飞保很大的刺激,他下定决心要研制无毒无公害的彩烟剂,“不能把我们机务部队的人身体搞坏了,更不能让有毒的彩烟剂污染了祖国的蓝天”。

揭秘阅兵式上飞机拉出的彩烟:竟然可以吃

国庆70年阅兵九机编队拉彩烟飞过天安门上空。

刘飞保首先联系了能联系到的各个大学和研究院的专家,但他们都觉得研制无毒环保的彩色烟剂十分困难。这时,一位名叫王显敏的民营企业家找上门来,说他是做化工染料的总工程师,也是个军迷,2004年,看过法国巡逻兵表演队在南苑机场附近的飞行表演后,就产生了自己做彩烟剂的想法。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第一次通电话就聊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商定,王显敏负责前期样品的研制,刘飞保组织机关和部队结合日常训练,对新研制的彩烟剂样品进行试验验证,并提出改进意见。2005年初,由刘飞保牵头,原空某师正式向空军申报了科研项目,成立了一个新型彩烟剂研究课题组。

飞机拉彩烟的原理,是利用喷气式飞机的发动机工作时喷出的炽热尾气,将喷入尾气中高沸点的彩烟剂雾化并升华,当彩烟剂分子远离发动机热源的冷却过程中,会吸附大量的水分子,从而生成白色的水蒸汽云雾,此时烟剂中的彩色染料就会将这些白色的水蒸汽云雾染色成各种颜色的烟雾,形成飞机彩色的尾迹。

揭秘阅兵式上飞机拉出的彩烟:竟然可以吃

刘飞保下定决心要研制无毒无公害的彩烟剂,“不能让有毒的彩烟剂污染了祖国的蓝天”。

“第一代彩色烟剂里添加了二甲苯和四氯化酞等物质,它们是很好的溶剂,却含有剧毒,要研制出无毒烟剂,必须找到其他溶剂来代替。”刘飞保说。

他们尝试过可食用的豆油,想着“能吃的东西一定很环保”,但这种油的提纯度不够,油里含有的渣滓在发动机的高温下会形成积碳,试验结束后他们才发现,积碳把飞机的管子都堵住了。

现在使用的溶剂,是他们经过一次次失败后,选择出来的介于柴油和润滑油之间的一种高温油,而染料则是选用了可以与皮肤接触的纺织、餐饮用具类的染色材料,安全无毒。

2007年,新型液体彩烟剂经过空军专门组织的技术鉴定会鉴定,批准投入使用。就此,八一飞行表演队拉烟分队的队员们加注彩烟剂时,终于放心摘下了防毒面具。

彩烟剂也要与“机”俱进

2010年,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换装歼-10飞机,对拉烟技术提出了新的挑战。

刘飞保团队研制出的彩色拉烟剂,适配的是歼7和教8飞机。飞机制造工厂给歼-10表演机加装的液体拉烟设备,也还是仿照原来歼7的配置形式,在飞机肚皮下挂一个类似800立升副油箱大小的装彩烟剂的大烟罐。

但加装的烟罐只能承受4个以下的过载,而表演队的飞行动作经常在8个过载以上,这意味着加装烟罐的飞机将无法做特技飞行,部队只好改用燃烧拉烟弹的方法,效果却远不如液体彩烟剂。

面对这一困难,部队又想起了刘飞保。此时刘飞保已经退休在家,但收到部队的邀请,闲不住的他还是参与了进来,当起了技术指导。在他的指导下,在机关、部队、工厂、研究所的共同努力下,歼-10表演机的拉烟设备和彩色拉烟剂得到了改进,最终呈现的,就是2015年九三阅兵时,八一飞行表演队在天安门上空拉出的绚丽彩烟。

现在,八一飞行表演队使用的是第二批歼-10表演机,不再采用外挂式的烟剂设备,而是直接把烟罐安装在飞机肚子里,这样不会影响飞机做特技表演,但另一方面也对烟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原来的彩色烟剂,染料和溶剂不是完全相融,而是半悬浮式的,就像黄河中的泥水,沙子悬浮在水里一样,静置时会产生沉淀。但安装在飞机肚子里的烟罐难以清洗,因此要求烟剂不能产生沉淀。

刘飞保又和团队一起研究,王显敏总工程师废寝忘食进行技术攻关,调试了成百上千个烟剂配方,终于制出了染料与溶剂完全相融、像精油一样的新彩色烟剂。

“我想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

2007年,第一批新型彩烟剂研制成功的同一年,刘飞保的年龄到了军队干部服役最高年限,他从原北空装备部副部长位置退休了。但退休12年来,他仍在参与彩色拉烟剂的改进。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是展示我们大国形象的一张名片,而在飞行表演时,彩色拉烟又是必不可少的,它可以显示飞机的飞行轨迹,让飞行技术的高低一目了然。” 刘飞保说,“我把它当作一种事业,这是对国家、对军队、对我们空军,影响非常大的一个事业。我们是空军出身的,一辈子就干这些工作,所以我想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

刘飞保一家与空军有着很深的渊源。他的父亲刘玉堤是中国第一代人民空军飞行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击伤8架敌军战斗机,曾在一次起飞不到半个小时的战斗中击落四架美国飞机,这是目前为止没有人打破的纪录。

外甥陈浏是一名现役战斗机飞行员,也是中国第一批隐形战斗机歼-20飞行员。今年国庆阅兵,他作为歼-20阅兵梯队的一员,通过天安门接受党和国家的检阅。

揭秘阅兵式上飞机拉出的彩烟:竟然可以吃

年轻时从事空军机务工作的刘飞保。

刘飞保本来也有一个飞行梦,遗憾的是招飞体检时,因为紧张,血压偏高,没能实现飞天梦,转而到了维护飞机的机务岗位。从不曾给他写过信的父亲,那时特意写了一封信给他。信上写道:“你干机务工作,责任是很重大的,一手托着国家的财产,一手托着飞行员的安全,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和大意。”

刘飞保牢牢记住了父亲的话,一直在机务岗位工作,一干就是近四十年,在工作中多次发现排除飞机重大故障隐患,五次荣立三等功,从机械员做到机械师,后来到了装备部,也是分管飞机,一直到退休。

做了一辈子飞机保障工作的刘飞保,退休后依然守护着雄鹰们,父亲给他起的这个名字,本意是“飞起来保卫祖国”,现在,他为这个名字赋予了新的意义:为飞起来的战斗机做好保障,在祖国的天空中,绘制空军飞翔的美丽痕迹。

揭秘阅兵式上飞机拉出的彩烟:竟然可以吃

南都对话刘飞保告诉你国庆阅兵背后的彩烟那些事

南都:今年阅兵彩烟相比以往有何创新,呈现的效果有何寓意?

刘飞保:这次的彩烟是在一头一尾。打头的是预警机,领着八架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歼-10表演机,排成一个大雁队形,七架飞机拉彩烟,中间一架是红色彩烟,两侧依次是两个蓝色、两个黄色,最边上是两个绿色。

飞在最后面的是红鹰飞行表演队的教-8飞机,也是7架,中间一架红色,然后依次是两个黄色、两个蓝色和两个红色。

这样的编排是有讲究的,7架飞机拉彩烟,意味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红色彩烟代表国旗红,黄色代表国旗上的五星,蓝色代表我们空军蓝,绿色代表我们追求绿色环保。

路径的安排是这样的,阅兵空中梯队所有飞机从各个机场分别起飞,在空中编好队后进入阅兵航线,下降高度,从通州进入,然后沿着长安街南侧向天安门方向飞。

飞机在北京东三环上空,指挥员一声令下“拉烟”,飞机就开始拉烟,通过天安门上空后一直拉烟到西二环附近结束,整个拉烟的距离全长约9公里,空中拉烟时间约80秒钟。

南都:飞行编队的高度有一个梯度差,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飞保:飞机机群不可能都在一个平面上飞,因为飞行的时候有气动干扰,前机的气流对后面的飞机是有影响的。出于安全考虑,必须要有一个高度差,比如第一架飞机飞行高度是500米,第二梯队就要比他高一点,到550米,第三梯队就是600米,第四梯队可能又下来了,又是550米,就是为了保证安全。

南都:对飞行员、背后彩烟研制的研发人员来说,最大挑战是什么?

刘飞保:对飞行员来说,要“正”,飞行的航线不能偏,到达时间不能有偏差。我们空军提出一个口号叫“米秒不差”,不能差一米,不能差一秒。

我们是以人民英雄纪念碑为中心点,比如说,第一批飞机必须在10点整到达中心点,就是10点00秒,一秒不差,而且要正好在上空,一米不差,后面所有的梯队都是这样。作为飞行员的最大挑战,主要就是保持航线、保持时间、保持准确性。

对于拉烟的要求,第一个是能按时拉出来烟来。指挥员一声令下,飞行员一个操作,烟就能够喷出来,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第二个是要保证色彩鲜艳,这是我们通过调整配方来实现的。第三个是要求烟雾量大,这样彩烟看上去才比较明显,比较漂亮,再一个就是要求留空时间长。这几点在实现技术上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我们也在不断采取措施,每次预演,每次合练,我们都要到现场拍摄拉烟的状况。拍摄完,要跟部队、跟工厂联系,进行修正和改进,下一次再检查改进后的情况,不断调整。

南都:这些年来您也一直在观察国外彩烟技术,这方面我们有何优势或差距?

刘飞保:目前我们研制的彩烟剂,在世界上还是比较先进的。目前在全世界,用现役第三代超音速战斗机作为表演机的国家只有三个,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其中,只有中国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可以拉彩烟,俄罗斯和美国的飞机只能拉白烟,或者打彩光弹。其他像法国、意大利、英国,都是用小型的教练机表演的。

每次在珠海航展飞行表演期间,我和王显敏总工程师都会跟外国的飞行表演队进行交流,这对我们也是有启发的。当前我们歼-10表演机跟国外的差距主要是在拉烟设备上,我们的拉烟系统跟国外的不太一样,目前我们一架歼-10飞机只能拉一种颜色的烟,而国外比如法国巡逻兵,国内的教八飞机,一架飞机能拉两种颜色,我们也会跟飞机制造工厂提出建议,进行改进。

南都:拉彩烟对天气有要求吗?

刘飞保:拉彩烟本身对天气是没什么要求的,只要飞机能飞,就可以拉烟,只是说不同天气的视觉效果各有不同。晴空万里时拉出来的彩烟就很漂亮,如果是下雨或者阴天,视觉效果就比较差一点。

医者仁心,警察正义。秦明作为一名法医,兼具仁心与正义。他一手拿刀,在案件迷宫中抽丝剥茧;一手执笔,用文字破除他人对法医职业的误解。因为心中始终有阳光,秦明在职业与文字中释放出自己的能量。

秦明

很多人是通过网剧《法医秦明》认识民警秦明的。提起法医,很多人的印象就是电视剧里的情形:戴个蛤蟆镜、拎个勘察箱,快速穿梭于命案现场与解剖室之间。然而,现实中的法医不仅工作艰辛,也时常暴露于危险之中。

为普及法医知识,解开他人对法医职业的误解,秦明一边在工作中发光发热,为破案付出努力;一边又开通个人微博,将工作经历改编成网络小说,为热爱的职业正名。在他看来,再艰辛的工作,也抵不过对职业的热爱,这就是法医秦明。

2019年10月,又是一年国庆,像往年一样,秦明会在工作岗位上度过,他希望通过他的工作,为社会的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同时,秦明在心中为国家献上自己的祝福,他希望国家越来越繁荣昌盛,希望人民群众越来越安全。

他的青春

在职业中守护生命尊严

1998年,安徽小伙秦明考入安徽皖南医学院的法医专业。那时,法医是一个冷门专业,大众对法医这个职业的了解也很少。秦明所在的班级,第一志愿是法医的只有秦明一人。后来,在工作中,秦明感受到了法医职业的重要性。

在学校读书时,秦明便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去公安的法医部门实习。大一的暑假实习快结束时,秦明第一次站上尸检的手术台。他想要逃离,但却选择了面对,“不迈过这道坎,以后就干不了这行。”

2005年,秦明正式步入工作岗位,现任安徽省公安厅副主任法医师。从业十多年,现已38岁的秦明不再感到恐惧。有人好奇,见过这么多尸体,法医会不会变得麻木?秦明对此表示否认,因为他始终有对死者的悲悯和对犯罪分子的仇恨。但作为法医,秦明深知,仅仅凭借内心的悲痛、气愤等情绪,是不能够破案的。

每次的工作对秦明来说都是一门课。看多了生死,秦明深知生命的可贵与法医职业肩上所担负的社会责任。正如秦明所说,生命没有高低贵贱,法医唯一遵循的是事实和真相。

用小说为法医职业正名

2011年,秦明开始使用微博;本着普及法医知识的初衷,在微博上利用法医知识来辟谣。“对法医知识的缺失导致了谣言滋生,有的人就利用这些信息来造谣,从而引导舆论。”每次,秦明一旦发现此类谣言,都会站出来辟谣。秦明的及时辟谣,在不少热点事件中都发挥了作用。

不久后秦明觉得,他的微博只能影响一部分人,便试着寻找一个更广泛的科普平台。于是,秦明将眼光放到写书上。对他来说,写书还有一个更深的意义,那就是展示法医的风采,为自己热爱的法医职业正名。

刚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有人问秦明的工作,秦明回答是法医,对方往往会问,“你在哪个火葬场上班?”更严重的时候,秦明甚至感觉到有些人对法医职业的歧视,“我写书还有一方面的情绪,就是委屈。我们掌握大量的专业知识,做着别人不愿意去做的工作,凭什么还要受歧视。”

后来,“法医秦明”系列小说在网络上走红,被改编成同名网剧,秦明一下子火了。但走红之后的秦明并不认可自己是一个作家,他坚称自己只是一个写作者,一个搬运工,“我只是把工作中的真实情况展现给大家看看。我很感谢读者们,是他们让我有动力继续写下去,让我能为这份职业多做一点事情。”

写小说时,秦明在其中总结工作经验与教训。写作对于秦明来说,与工作是相辅相成的。“写小说的时候我在总结工作,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工作能力提升了,领导会让你接触更多的案件,那么反过来就等于收集了更多的写作素材。所以我的写作与工作,我认为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良性循环。”目前,秦明所著的书籍主要有两个系列,广为人知的“法医秦明”系列已出了七本小说。

近日,秦明告诉北青报记者,“法医秦明”系列的新卷,他会继续写下去。同时,秦明所撰写的另一系列小说《守夜者》也会继续出书。

用心中阳光照亮身边黑暗

在网剧《法医秦明》第一季中,令观众印象深刻的是,张若昀饰演的法医秦明从容地戴上手套、拿起手术刀解剖小龙虾的片段。但秦明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实际生活中,因为工作节奏的原因,他并没有“解剖小龙虾”的习惯和想法。

与影视剧中展现的“酷法医”形象有所不同,法医面临的往往是异常艰苦的工作环境。年轻时的秦明,每年出差大概220次左右。为了消除一些难洗掉的特殊气味,秦明会随身携带些香菜来搓手,以去除异味。在遇到重大案件时,秦明解剖一具尸体曾花过9小时,因此他与同事往往不能按时吃饭。除了艰苦的工作环境,身处幕后的法医也常常处在危险之中。秦明曾在解剖一吸毒人员的尸体时,发现其皮肤上有大块溃疡面,后经检测发现其患有艾滋病,“很多法医在尸检时,根本不知道尸体有没有病,这样的危险是猝不及防的。”秦明说,除了这种来自于尸体上的危险,法医还面临着命案现场的危险,比如爆炸物、尚未潜逃的犯罪分子等。

时常面对死亡,秦明平时会用写作和玩游戏来排解。在秦明接触的法医同事群体中,法医们普遍特别的沉着冷静,性格开朗,充满幽默细胞。

偶尔,有人会问秦明,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法医的心理会不会很容易被带偏?秦明则回答,“一个人心中有阳光,就可以把身边的黑暗给照亮。如果你是一个很阳光的人,不仅不怕黑暗,还能改善身边黑暗的这种情况。”

出于对职业的热爱,秦明一直在思考着,想为自己的职业多做一点事。2019年年底,秦明一本新的科普书即将出版。“不知死,焉知生。”秦明希望通过这本科普书,让更多的孩子懂得死亡、享受生活。

时代影响

微博粉丝超五百万 始终不忘本职工作

以往法医是一种颇为神秘的职业,听起来似乎令人难以捉摸,同时也让人难以靠近。而在如今的网络上,法医秦明被网友亲切地称为“老秦”。

2011年4月,秦明注册了“法医秦明”个人微博。他的微博头像是在醒目的黄色背景下奔跑着的法医形象,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脑袋旁发出一道亮光。在微博上,秦明用自己的法医专业知识解答网友关心的白银案等重大案件,第一时间出来澄清网络谣言。同时,他对前来交流的普通网友及职业法医们,都给予了热情又中肯的回复。

多年来,秦明受到网友和读者的热捧。截至目前,秦明微博的粉丝已超过五百万。因在微博上的强大影响力和号召力,“法医秦明”个人微博被公安部表彰为“成效突出的民警个人工作微博”,还获得了“安徽最具影响力政府个人微博”等称号。

网剧《法医秦明》上线后,口碑爆棚。尽管名气越来越大,秦明始终铭记初心。他坚持着用文字与专业,让更多人了解法医。尽管工作忙碌,他仍不遗余力地普及法医学知识。

2016年,秦明获得CCTV年度最具网络影响力的法治人物。同时,秦明所著的《逝者证言――跟着法医去探案》获第四届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

2019年,秦明被评选为“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中的爱岗敬业好青年。作为一名民警,秦明从未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始终坚守在法医工作的前线。

光阴故事

重视对儿子的生命观教育

1981年1月,秦明生于安徽省铜陵市。秦明的父亲是中国第一代刑事技术人员和痕迹检验专家,母亲则是一名护士。受父亲的影响,秦明从小就想当一名警察,但母亲却舍不得,认为从医也能实现人生价值。

1998年,秦明结合父母双方职业的优势,考入安徽皖南医学院,第一志愿选择了法医专业。然而,在与医学专业的学生一起上解剖学等专业课时,换上白大褂的秦明一脸懵,“我不是当警察的吗?”

2005年,时年24岁的小伙秦明正式入职,成为一名法医。

2011年4月,秦明注册“法医秦明”个人微博,在微博上为网友答疑解惑,澄清谣言。2012年春节,秦明开始在网络上更新小说,整理自己的工作经历,将其创作为小说。

2016年,网剧《法医秦明》第一季上线,成为我国法医领域的第一IP。

目前,秦明开始思考新的写作方向,他想从法医的角度来剖析死亡,告诉年轻人如何做好对风险的防范。

而在生活中,秦明也格外重视对儿子生命观的教育。秦明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他的生命还剩下最后一分钟,他会问自己什么问题。“有没有人缅怀我?我为这个社会做了多少事?我这一生痛苦的时间多还是快乐的时间多?就这三个问题。”秦明说。

专题推荐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