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港京印刷图源图库i ,港京印刷图源图库彩 ,太阳图库印刷图源图一 ,太阳图库印刷图源黄大仙加大版 :火箭总经理发表涉港言论 央视:莫雷你这次"踩雷"了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1日 04:02:58  【字号:     】  

中国内地首条地铁是北京地铁,建于1965年7月1日,竣工于1969年10月1日,封闭试运营于1971年1月15日,正式对外开放于1981年9月11日。从1971年开始算,到今年已48年,中国内地开通地铁的城市有35个,其中最新加入的是江苏常州。

除了常州地铁,本月江苏徐州也要首次开通地铁,届时,江苏将有多达5座城市拥有地铁,反超拥有4座地铁城市的广东,成为全国成为拥有地铁城市最多的省份。

江苏两市喜提地铁

历时五年建设,常州地铁1号线于昨天(9月21日)开通运营,当地居民争相乘坐“打卡”。常州1号线一期工程呈南北走向,全长34.2km。

2012年5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常州市城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2011-2018年)》,其中包括地铁1号线和2号线。1号线原本的规划建设期为2011-2016年,但到2014年10月28日才正式开工,开通运营的时间也比计划延迟了三年。

在常州之前,南京、苏州和无锡已经先后成为地铁城市。现代快报和徐州广播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均显示,徐州预计也将在国庆前开通地铁1号线,成为江苏地铁“第五城”。徐州地铁1号线一期工程全长21.97km,呈东西向分布。

在过去很长的时间内,广东省是拥有轨道交通里程最长的省份,也是拥有“地铁城市”数量最多的省份,分别是广州、深圳、佛山和东莞。伴随着常州、徐州拥有地铁,江苏省内的地铁城市数量将增至5城,反超广东。

2018年,广东省GDP以9.73万亿蝉联冠军,江苏以9.25万亿位居榜眼,两省在经济总量上长期十分接近,但在拥有首条地铁的时间上,广东领先了江苏差不多整整8年时间。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广东省首条城市地铁是广州地铁1号线,于1997年6月28日通车;江苏省首条城市地铁则则是南京地铁1号线,于2005年5月15日通车。南京首条地铁的开通时间,倒是与深圳首条地铁的通车时间颇为接近(深圳地铁1号线2004年12月28日通车)。

伴随着江苏省地铁城市数量即将增至5座,广东省第5座地铁城市究竟花落谁家,目前暂时还没有确切消息。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已经确定:有一条地铁线将连接珠江口三城。据南方日报报道,珠海方面近日发布的招标公告显示,广州地铁18号线珠海对接中山段,全长约60公里,估算投资200亿元。届时,18号线作为大运量市域快线,直接贯通服务广州、中山、珠海三市。

根据规划,广州地铁18号线是目前国内设计时速最快的高标准地铁市域快线。

修地铁考验财力

2003年公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通知》,其中对申建地铁城市的要求是: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在100亿元以上,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城区人口在300万人以上。

去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出台,提高了申报建设地铁和轻轨的经济指标。申报建设地铁的城市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由2003年制定的100亿元调整到了300亿元;地区生产总值要求也从1000亿元提升到3000亿元。此外,将人口统计口径由“城区人口”改为“市区常住人口”,虽然数量没有变化(申报建设地铁和轻轨的人口要求分别为300万和150万),但实际上和财政预算收入以及地区生产总值一样,也变得更加严格了。

“地铁一响,黄金万两”,形容的是地铁对城市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不过,修建地铁是一项“烧钱”的工程。据第一财经报道,很多城市地铁每公里的造价约8亿元。轻轨、单轨的造价就比地铁便宜不少,有轨电车也是比较便宜的一种制式。此外,由于地铁的公共交通属性,绝大多数城市的地铁都是亏损运营,需要政府财政大量补贴,对地方政府的财力是很大考验。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江苏现有的四座地铁城市和一座准地铁城市,地区生产总值均位居江苏前六位。江苏排名第四的南通市,2018年GDP超8000亿元,是国内为数不多的、GDP超8000亿却没有开行地铁的城市。目前,南通地铁1、2号线已经开工建设。

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发布的《城市轨道交通2018年度统计和分析报告》,对28个城市的不完全统计显示,2018年,全国城市轨道交通平均单位车公里运营本23.8元,运营收入17.2元;平均单位人公里运营成本0.84元,运营收入0.48元。2018年仅杭州、青岛、深圳、北京等4座城市实现收支平衡,其余24座城市都在亏本运营。

一线城市客运量占全国近六成

《城市轨道交通2018年度统计和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城轨交通全年累计完成客运量210.7亿人次,比上年增长25.9亿人次,增长14%。北京全年累计完成客运量38.5亿人次,其次是上海、广州、深圳。这四个一线城市的客运量占到全国总客运量的58%。

 图片来源: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图片来源: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

强二线城市的轨交网络愈发丰满,逐渐追赶上一线城市。2018年成都、南京、武汉三市累计完成客运量均突破10亿人次,其中成都11.6亿人次,南京累计11.2亿人次,武汉累计10.5亿人次。

从日客运量看,北京是日均客流量最大的城市,达到了1054.4万人次。上海2017年的日均客流量为969.2万人次,2018年客流量上升,突破千万达到1017.2万人次。广州日均客运量835.4万人次。北上广三市的日客运量遥遥领先。这三市之后,深圳451万人次,成都、南京和武汉三市日均客运量突破300万人次,重庆、西安突破200万人次,日均突破100万人次的还有杭州和天津两市。

从单线来看,线路客运强度最高的是广州地铁1号线5.6万人次/公里日,其后依次是北京地铁4号线4.38万人次/公里日,广州地铁2号线和8号线均为4.23万人次/公里日。

图片来源: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图片来源: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

从车站最高日客运量来看,广州的体育西路站去年8月17日客运量达到了84.55万人次,成为全国最繁忙的地铁站。上海的人民广场站紧随其后,去年10月2日的客运量达到了76.66万人次。

中新社台北9月21日电 由多个统派团体共同主办的台湾社会各界纪念“光辉十月”座谈会21日在台北举行,活动现场近200人出席。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1945年10月台湾光复,甲午战争后被割让的宝岛回到祖国怀抱;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自此彻底改变中华民族百年来落后挨打局面。

主办方表示,临近十月举办纪念活动,是为让更多台湾人回首“双十”“台湾光复”以及“十一”时,从中看到台湾社会向前发展的历史契机。

两岸和平发展论坛召集人、劳动党主席吴荣元致辞时说,做中国人是扬眉吐气的,台当局反而“反中”“恐中”,两岸关系持续对峙对台湾造成的影响难以想象。台湾人应好好认识十月,思考如何回到祖国、寻找出路。他提醒民进党当局,不认中国这个大家庭,台湾就没有出路;台湾想发展好,就必须走上正确历史方向。

中华基金会董事长董建华认为,1945年后,台湾并没有完完全全脱离西方和日本的影响,甚至有人认为台湾人是在精神上被殖民。从这个角度而言,台湾至今都没有真正光复。他续指,十月,对于两岸中国人回看历史和前瞻未来都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统一联盟主席纪欣强调,中华儿女历经百年努力抚平历史伤痕,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两岸至今尚未统一。

她进一步表示,台湾统派团体应大声疾呼,消除忧心者疑虑――平等协商、共议统一是大陆40年来的不变方针,“两制”台湾方案是大陆近期提出的协商模式,“一国两制”是维持现状以及台湾长治久安的最佳方式。

台湾少数民族诗人、夏潮联合会会长莫那能同样认为,虽然日本人1945年离开台湾,但长期以来,重要历史被掩盖、错误史观不被纠正、慰安妇问题得不到解决,台湾并未实现真正光复。

《远望》杂志社社长、淡江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林金源提到,如果台湾人能正确认识“双十”和台湾光复,就不会排斥“十一”,可惜的是很大一部分人曲解了前面二者的意义。中华民族实现统一目标,两岸中国人都应感到欣慰。

中国统一联盟前主席、《祖国》杂志社社长戚嘉林说,两岸分离70年,即使后来双方开始交流,台湾社会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奋斗过程与成就,普遍没有深入理解。中华民族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更能体悟来路之坎坷,台湾同胞当认识、理解过去70年历史,心系祖国情怀,看清民族复兴、两岸统一是不可逆转的大势。

“马克思、恩格斯说过:‘民主是什么呢?它必须具备一定的意义,否则它就不能存在。因此全部问题在于确定民主的真正意义。’实现民主政治的形式是丰富多彩的,不能拘泥于刻板的模式。”在中央政协工作会议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回顾人民政协70年走过的光辉历程,深刻阐释了为何中国式民主在中国行得通、很管用。

我们不可能脱离特定社会政治条件来抽象评判一项政治制度。民主的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对于今天的香港而言,这何尝不是一个启示?

修例风波发生以来,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分子提出了五项诉求,而终极诉求就是实行“双普选”。但实际上,他们想要的不是稳健的民主,而是激进的民主;不是造福香港的民主,而是为一己私利的民主;不是中央主权之下地方行政区域的民主,而是回避中央主权的独立政治实体的民主。比如,在行政长官如何产生这一问题上,他们想要的普选制度,就是要超出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能够选出一个可以代表他们立场、可以不对中央政府负责的行政长官,从而为他们夺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权铺平道路。这不仅与民主的真谛格格不入,更触碰到了“三条底线”。

“民主”的口号喊得很响,香港民主进程的真相却被他们有意篡改了。回归之前的香港,没有民主可言,港督由女王钦定,并兼任立法局主席,立法、行政一肩挑。香港的民主制度是在香港回归祖国以后真正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体议员由普选产生这个目标,是基本法订明的。正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区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稳步快速地发展民主政治。而2015年,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的普选法案,却是因反对派一意孤行阻扰而流产的。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分子对此绝口不提,反而误导青少年相信《中英联合声明》提出了“双普选”,乞求外部势力通过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插手香港事务。这些做法,恰恰是对香港民主政治的毁坏,是对香港最大的不负责任,是借“民主”幌子“反中乱港”的明证。

民主不是一个口号,不是一种幻象,而是要产生真正的意义。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需要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历史值得我们重温。上世纪80年代末,基本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对于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列了五个方案,有稳妥有激进。为何最终走的是一条循序渐进而非一步到位之路?正是因为这条路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兼顾社会各阶层利益,体现均衡参与的原则,有利于香港的繁荣稳定。今天,发展香港的民主政治,依然需要秉承对历史的洞悉,对民情的体察,对未来的负责。在这个意义上,基本法不仅提供了一个必须遵循的政治架构,更提供了一种可资借鉴的政治智慧。

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必须符合香港的政治地位。“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基本法中这三句话,确定了香港的政治地位。这意味着,香港的民主政治是中央管辖下的地方区域的民主,香港的民主化必须以确保基本法规定的中央对香港的主权行使作为前提,不仅要符合香港的利益,也要符合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无论将来什么时候启动政改,香港的普选制度都必须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这也是“一国两制”下“一国”与“两制”的辩证统一。

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法国学者托克维尔这样写道:“我决不认为,我们应当照抄美国提供的一切,照搬美国为达到它所追求的目的而使用的手段”。民主不是一个模样,也不是搬一个“飞来峰”,这是洞悉政治制度“南橘北枳”问题后的至理箴言。不知这样一盆冷水,能否浇醒那些离了西方插手,就惶惶不可终日的人?

专题推荐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